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7017k小說網 >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齊國公天下第一

明朝敗家子 |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 更新時間:2019-10-09 18:30:01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我要報錯】【 推薦本書
推薦閱讀: 龍王殿滄元圖伏天氏元尊修羅武神劍來逍遙兵王逆天邪神太古劍尊九星毒奶
  江彬的內心是崩潰的。

  他自認自己好歹也是一條漢子,而且是一條有實力的漢子。

  野心勃勃,本事自也是有的。

  否則……如何做得這驚天動地的大事。

  是非成敗,甚至他都不放在心上。

  畢竟到了似他這等瘋狂的人,既然決心干到底,那么……就已有了破釜沉舟的決心。

  可他萬萬想不到的是……

  自己會敗得如此之慘。

  怎么不慘呢?這勝敗,只在一炷香的時間內,便已決定。

  那鎮守邊鎮,堪稱精銳的蔚州衛,在一群被他們極端看不起的新兵跟前,竟猶如紙扎的一般,如此的不堪一擊。

  現在,落入了眼前這太子殿下之手,幾個耳光下來,江彬所自認為的英雄氣,驟然被打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既有絕望,更有一種無以倫比的羞恥感。

  朱厚照自是不帶一絲心慈手軟,接下來直接將他按倒在地,隨即拳打腳踢,一邊狠揍,一邊痛罵。

  呃,說實話……太子殿下……實在不是一個有素質的人。

  方繼藩見大勝,早已將他的鐵喇叭拋了,興沖沖的下令飛球緊急迫降。

  轟的一聲,飛球幾乎是摔下,藤筐緩沖了沖擊力,方繼藩解下了安全繩,便帶著十個八個護衛,興沖沖的與朱厚照會合。

  可憐那張元錫一臉懵逼,沒見過這樣的操作啊,他的腿一瘸一拐,自是追之不及,只好留在原地,彎弓引箭,免得遭遇混亂的敗兵。

  方繼藩沖到朱厚照面前的時候,朱厚照還在拳打腳踢,方繼藩一把將朱厚照抱住,道:“殿下,別打了,別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朱厚照這才收了手,還是不免唧唧哼哼:“這狗東西,沒有本事也敢反,我最見不得的便是這等人……”

  方繼藩苦口婆心的道:“殿下,他畢竟只是第一次嘛,經驗不足,也是可以體諒的,比起許多人,已堪稱大勇了。”

  朱厚照想了想,覺得挺有道理,于是一個念頭冒出來,盯著江彬就問:“你還敢反嗎?”

  江彬的勇氣早已俱無,只是萬念俱灰,如爛泥一般,下意識的搖頭道:“不……不敢。”

  朱厚照便又大怒起來,揮著拳頭又要動手:“狗東西,這般沒有志氣。”

  方繼藩又連忙攔住他:“殿下,別打了,陛下受驚了,先去見駕,到時再想辦法。”

  朱厚照這才神氣活現的收了手,卻是覺得人生之中,終有遺憾,卻不敢遲疑,便要拉著方繼藩至高臺而去。

  只是……

  突然,朱厚照又想起什么:“且慢。”

  方繼藩狐疑的看著朱厚照。

  朱厚照從腰間取出一柄匕首,塞在方繼藩的手里:“老方,砍他一刀。”

  “呀。”方繼藩驚慌失措,他可是一個善良的人,殺雞都有些害怕的。

  “趕緊,給他來一下,你便也算是首功了。”朱厚照不耐煩的抓著方繼藩的手,手上用力,匕首嗤的一下,直接刺入了江彬的股間,江彬啊呀一聲,鮮血泊泊而出,隨即,匕首也懶得取出來,朱厚照便哈哈大笑:“齊國公好樣的,擒拿賊首,天下第一。”

  眾護衛將方繼藩圍的水泄不通,一個個用神奇的目光看著太子殿下的騷操作,眼里都放出光來,只可惜,這首功已是沒了,如若不然,是兄弟的,少不得要拔出刀來將江彬砍成肉泥,也分一杯羹。

  于是眾護衛只好跟著一齊喊道:“齊國公擒了賊首,大功一件,天下第一。”

  方繼藩還沒回過味來,心里琢磨著,這個時候是不是該有一個某某某手機,拍人更美,記錄下這美好的瞬間。

  朱厚照卻已扯著方繼藩,朝高臺狂奔而去。

  護衛們一吼,這戰場上,便有人默契的此起彼伏大吼:“齊國公擒拿賊首,大功一件!”

  第一軍的弟兄,還是很有道德的,他們知道吃了誰家的肉,這令方繼藩踉蹌的跟著朱厚照疾奔之余,心里暖呼呼的,回去給這些狗東西加伙食。

  …………

  這一戰,來的快,去的也快。

  方才還見叛軍們氣勢如虹的沖陣,轉眼之間,便見叛軍們丟盔棄甲,鬼哭神嚎,惶惶如喪家之犬。

  高臺之下,禁衛們趁著叛軍混亂的功夫,一鼓作氣,重新結陣,將高臺圍了個水泄不通。

  高臺之上,侍駕群臣打起了精神,此刻,只有劫后余生的感覺。

  眼見高臺下亂哄哄的局面,弘治皇帝的心……轉眼定了。

  他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叛軍兵敗如山倒,又見那浩浩蕩蕩的第一軍開始追擊,無數的叛賊,隨即斬殺,竟是摧枯拉朽,那第一軍所帶來的壓迫,讓弘治皇帝也為之心懾,他努力的搜尋太子的蹤跡,可混亂之中,也尋覓不見。

  只是……此戰給予他的震撼,卻令他心頭一震。

  蔚州衛,可是身經百戰,是一群老卒啊。

  可第一軍,不過操練兩個月不到,戰斗力之強,實屬罕見。

  這還是沒有裝備火器的情況之下,便可以一敵十,如此說來,這天下,若是二三十萬新軍,莫不是比天下百萬衛所軍馬更強?

  弘治皇帝實在無法理解這些事。

  他所見到的,不過是新軍用最簡單的方法制勝。

  他們的戰法,最簡單不過,不過是最簡單的動作而已。

  可一旁的張懋,眼珠子卻是圓了,不禁嘖嘖稱贊:“厲害,厲害……陛下,這才是真正的精兵啊。想不到太子殿下和齊國公,轉瞬之間,竟是……竟練出如此精兵,臣……臣服了。”

  弘治皇帝皺眉:“何以見得?”

  他不懂。

  好在弘治皇帝比起之許多人,有一個極大的優點,弘治皇帝不懂不會亂噴,會不恥下問。

  張懋是武將,對軍事自是有見解,面對陛下的問話,他正色道:“陛下,第一軍作戰的陣法雖是簡單,卻也是最難的,何也?一個兵丁,若要做出這簡單的操作,自是容易,可若是十個人,一百個人呢?十個人,一百個人,到了戰場之上,情緒會起伏不定,不同的人,有各自的想法,有人激動,有人膽怯,有人茫然失措,因而……想要整齊劃一,便是難上加難,不需交戰,陣型就會凌亂。可倘若這樣的人數,增加到了數千人時,這數千人……每一個人念頭不同,心思不同,在這混亂的環境之下,要讓他們隨時結陣,整齊劃一,隨時變陣,彼此之間,相互呼應,這……便是難上加難了,令數千人揮如臂使,將他們擰成一根繩子,這……老臣聞所未聞。能做到這樣的軍馬,進退有方,臨危能不亂,勝之而不輕功冒進,這……才是真正的精銳。想不到……只短短兩個月,第一軍便能這番模樣,世所罕見。”

  弘治皇帝聽之,這才知道此中原理,卻見那方才還看似強大的叛軍,風聲鶴唳,竟已如死狗一般。

  這高臺之下,似乎都彌漫著血腥氣,周遭此起彼伏,傳出聲音:“齊國公擒賊首,天下第一。”

  呼……

  弘治皇帝呼出了一口氣。

  不禁為之震撼。

  繼藩平日懶散,見了難處,便畏畏縮縮的,可是……今日為了救駕,居然勇悍至此,這個家伙……

  弘治皇帝不在乎誰是首功,對于天子而言,所謂的首功,更多的只是象征意義,因為……這第一軍上下,每一個人都是勇悍無比,都是居功至偉,能得首功者,固然是勇冠三軍,可其中,只怕運氣的成分,卻是更多一些。

  可是……令弘治皇帝所感觸的,卻是方繼藩平時的性子,本就懶散,誰料今日……

  “這個小子……”弘治皇帝似想罵一句這個小子如此冒險,理應想一想他的妻兒,可隨即,眼眶便又忍不住的紅了。

  卻見此時……朱厚照和方繼藩已腳步的趕到了高臺之下。

  高臺下的禁衛,全力戒備著敗退的叛軍,一見到太子和齊國公來,立時大呼:“見過殿下,見過齊國公。”

  說罷,禁軍紛紛讓出道路,朱厚照理也不理,只和方繼藩拾階而上,登上了高臺。

  高臺之上,侍駕群臣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盯著二人,目光復雜。

  朱厚照站定,此時豪邁萬千,卻見方繼藩已先拜下,正色道:“臣方繼藩,救駕來遲,懇請陛下恕罪。”

  朱厚照這才后知后覺,亦連忙拜倒道:“兒臣救駕來遲,萬死。”

  弘治皇帝細細打量著二人,見二人身上都是血污,也不知身上是否帶傷,此刻,也不禁心潮澎湃,連忙上前,先將方繼藩攙扶起來:“身上傷著了嗎?”

  方繼藩想了想:“腦殼有些疼。”

  這理應……算是工傷了吧。

  諸臣此刻:“……”

  可方繼藩說的極認真,雖然腦殼這等事,難辨真偽,可是……你不得不信呀!

  弘治皇帝露出微笑,不禁摸了摸方繼藩的腦殼:“朕這女婿,腦殼可值百萬金……”

  后頭的話……連弘治皇帝也不知該說點啥了。

  …………

  碼字腦殼疼,給點月票,打賞啥的,滋補一下好不。
明朝敗家子最新章節http://www.ryugkq.live/mingchaobaijiaz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炮灰逆襲你的反派已上線我有一個快樂農場鄉村小郎中七皇妃她是霸王花命之尊重生之黑暗新紀元生肖神紀異世之絕天神帝帶我穿梭平行宇宙的閃電球大明之雄霸海外
一码中特图